百岁女红军张文的鱼水深情

来源:学习时报作者:朱冬生责任编辑:杜汶纹
2019-11-18 10:36

张文,1933年2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,今年100岁。86年前,张文是地主家的一个女佣,因不堪忍受地主老财的压迫而投身革命。1936年在长征途中与洪学智结为夫妇。她的革命足迹遍布长城内外、大江南北,与成千上万的老乡结下了一世情缘。

抗战初期山西阳曲的老乡收留了她的大女儿。革命战争年代,人民军队因为军情紧急,部队在转移中为减轻负重既会扔掉一些武器,也留下一批伤病员,甚至会将一些太小的孩子放在老乡家中。据统计,战争年代留下的300多个军人子女,战争结束后能找回来的不到一半。

老红军张文是幸运的,她在抗战初期和抗战胜利后丢在老乡家的两个孩子先后都找到了。所以张文对军民鱼水深情的理解,可能更深一点。是老乡在危险的情况下,保护了八路军、新四军的孩子,没有老乡的养育,也就没有张文与两个女儿失而复得的团聚。

1939年7月,洪学智率抗大第四团从延安出发前往华北敌后,张文是抗大学员,在随抗大从山西往河北的行军路上,要穿越一道道日军的封锁线,校领导罗瑞卿严格命令部队,谁暴露部队,就处理谁。张文在陕西蟠龙生了大女儿,她带着孩子随洪学智经延川、清涧、绥德、米脂、佳县,渡过黄河,到了山西,在同蒲路西的阳曲县,张文和出生不久的女儿从马上摔下来,孩子哭闹不止。这里离铁路只有一二十里。洪学智担心自己带着队伍,那么多人,因为孩子的哭声,暴露了部队就麻烦了!他便和张文商量,下狠心把孩子放在山西老乡家。

这个大女儿在山西老乡家一直待到新中国成立后。1951年洪学智在朝鲜战场上指挥部队打仗,张文经请示组织同意,重返山西,经地方政府的协助,终于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大女儿。

抗战胜利后江苏淮阴的老乡收留了她的二女儿。1945年8月15日,日本天皇宣布投降。中国人民经过14年抗战,终于迎来了胜利的这一天。当天晚上,新四军三师参谋长洪学智和他全家所住的南窑村沸腾了。军民们敲锣打鼓,载歌载舞,热闹非凡。锣鼓声、鞭炮声、口号声此起彼伏,汇成了欢乐的海洋。

抗日战争胜利之后,为执行党中央“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”的战略方针,洪学智配合黄克诚指挥新四军三师奔赴东北战场。此时,张文带着孩子,也从南窑到了淮阴县王营,住了没几天,三师进军东北的命令就下达了。此时,出生4个月的女儿小虹是随军北上还是寄养在当地群众家中,成了洪学智和张文的又一次艰难抉择。最后他们决定把小虹留在淮安老乡家里。

洪学智将女儿留在当地老乡家里的事是由师侦察科长宋振鼎办理的。受领任务后,他决定把小虹交由自己的姐姐宋振瑜收养。

1945年10月3日,洪学智在淮安率三师离开战斗了近5年的苏北,告别了苏北根据地的人民,开始长途跋涉北上。

宋振瑜收养了小虹之后,又很快为小虹找了个奶妈孙习芳。随着新四军部队的撤离,两淮地区很快被国民党占领。宋振瑜觉得把新四军一个干部的女儿留在城里,很不安全,于是就和孙习芳商量,让她带着小虹回到了她在乡下的家中。

小虹在孙习芳家中一待就是3年。

在这3年之中,新四军三师到了东北,洪学智先后任黑龙江军区司令员、东北民主联军第六纵队司令员。1948年11月,辽沈战役结束后,洪学智率部入关参加平津战役。1949年春节刚过,六纵改编为43军,作为第四野战军的先遣部队南下。

晚上,张文与洪学智商量,她说,淮海战役已经胜利,她想先去苏北,把女儿小虹找回来,然后再赶回部队。洪学智同意了张文的想法。

几经辗转,张文一行人坐火车到济南、经徐州转汽车到了淮安。在淮安找到宋振瑜家。此时,淮安已经解放。看到3年前撤离的新四军再次回来,仍让宋振瑜一家感到意外和惊喜。然后就在宋振瑜的陪同下,一起去了乡下。这么多人突然出现,着实让孙习芳吃惊不小。当时小虹已经3岁半,在奶妈家的精心照料下,长大了,衣服穿得很整齐,梳洗得也很干净。

孙习芳看到张文要把小虹带走,哭得十分伤心,他们舍不得。小虹也哭闹着不愿走。看到小虹与孙习芳一家难分难舍的样子,张文的心里也是酸溜溜的。还是孙习芳先将小虹抱起来,送到张文的手上。接过小虹,张文也忍不住流下泪来。

张文握着孙习芳那粗糙的双手,一股感激之情油然而生。她知道,这3年多来,孙习芳一家为了养育新四军的后代,付出了多少心血和艰辛啊!张文对她一家说:“你们养大了我们的女儿,我们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你们的恩德。”

平津战役期间徐官屯的老乡照顾了洪家。平津战役期间张文一家住在通州的徐官屯村,70多年来张文始终忘不了一家姓高的房东。

1948年底,辽沈战役结束后,第四野战军奉命入关进入冀东解放区,老百姓知道解放军要攻打北平和天津,一路上,处处都有秧歌队扭秧歌、呼口号,欢迎解放军。老乡们拿着花生、红枣、梨和鸡蛋,往战士们的衣袋和子弹袋里塞。到了宿营地,老百姓对子弟兵亲如家人,家家打扫院子,糊窗户,烧好热炕,挑水做饭,忙得热火朝天,招待进村宿营的部队。洪学智、张文一家住进了徐官屯的高家。

高家有前后院,正房5间,东西房各2间,进门正中的1间为厨房。热情好客的高家,听说解放军首长一家来住,马上将正房腾出,让洪学智夫妇及3个孩子住,自己一家老小搬到了西房。

离北平和天津都不太远的徐官屯,也时常能听到远处的隆隆炮声。洪学智一家的到来,使这个原本清静的农家小院变得热闹、紧张、神秘起来。门口停放着洪学智使用的车——一台美式吉普车,院门外和家门口各有两个持枪的解放军战士站岗,电灯线和电话线从纵队指挥所拉到了高家的东间房,窗户纸换成了不透光的黑油纸,挑水、扫院子全由警卫战士包干。从1948年12月16日到转年的2月25日,洪学智一家在高家住了2个多月。

高家的男孩年龄比洪家的孩子大,但他们之间一块玩得很好。大战在即,却一点都不影响两家孩子游玩的好兴致,高家的孩子主动充当向导,带着洪家的孩子到村里各处窜。洪家的大儿子洪虎也带着高家孩子看在战场上缴获的各种战利品,数不清的美制机枪、大炮、各种型号的美式汽车,让从未上过战场的高家兄妹大开眼界。

在平津战役的日子里,战争的紧张气氛也强烈地感染着高家小院。从1月1日参战部队开始攻城训练和战前动员起,洪学智就很少再回到高家小院。张文也基本上夜夜不能成眠。此时细心的高家夫妇俩总能找到各种理由前来串门,陪张文拉家常,拿出自家的红枣、核桃,还包了水饺招待张文及孩子们。

1月15日下午5时,解放军攻克天津。不久,北平也和平解放。当洪学智带着胜利的喜悦风尘仆仆的回到家中的时候,这个农家小院又恢复了往日的喜气和热闹。

1949年1月28日是北平和平解放之后的第一个春节。徐官屯村慰问解放军的活动也搞得热热闹闹,扭秧歌,踩高跷,敲锣鼓,放鞭炮,军民同乐,笑逐颜开。洪家、高家一起度过了一个温馨和平的春节。

2个多月的相处,洪高两家结下了深厚的情谊。高家二姐高佩芹看到洪家女儿毛毛,上上下下穿的都是旧军服改过的衣裳,就悄悄地用红毛线给她打毛衣,但未等毛衣织好,洪家就随部队开拔南下了。

高家是张文革命生涯中无数个房东中的一家,她怀念这些老乡,更感谢这些老乡,感谢他们对解放军的热爱和为中国革命作出的贡献。她深知,人民军队如果没有这些老乡,革命不会成功。“军队和老百姓,咱们是一家人”。军民鱼水深情的信念,在张文的心中植根了86年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